站长推荐

『开苞小女巫』

  这女人乃是混血儿,从小本来是不受蒙古父亲待见的。可是他的祖父却是草原上有名的萨满巫师,看中了她的巫术天赋,收她做了弟子,在家里的地位才提升起来。因此她始终以草原巫师自居,其实从小一直到十三四岁,都是跟自己那个地位低下的美女母亲生活在一起的,继承了她的美貌,也学会了她那一口标准的汉人官话。

此时听到汉语林海更加的“性”奋起来,一把拉扯起兜裆的细布,在她的两片阴唇之间来回的扯动,勒得她大喊:“咿呀!不要!好疼!做什么!”然后上身的遮体衣物就被几把扯去,露出那在现代社会就是十足E罩杯的巨大奶子来。林海一手紧抓她的大奶子,揉弄乳头捏搓乳房,另一手配合舌头在她下体玩弄起来。

“呀呀啊!咿呀!不要!干什么啊!不行!住手!”一边呼喊一边想要抵抗的她被林海顺手点了几个穴道,双臂完全酸软无力,两腿也不听自己的使唤,偏偏身子却还能运动,也依旧有着知觉,还敏感无比。粗糙的舌头在自己小屄处连连舔弄,弄得从没给男人玩儿过的她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林海弄得她小屄出水儿后,就大骂这女人淫贱骚货,好好的汉人不做当蒙古人的狗,当她争辩自己出生在蒙古人家庭时,粗暴不讲道理的林海两个大耳瓜子就扇了过来,直打得她鼻口窜血。跟着又不带内力的连踹她几脚,踢得她肋骨处都隐隐作痛。

然后把她拉起来,趴着放在自己膝盖上,连续数十记巴掌打在她挺翘雪白的大屁股上边,直到两边臀瓣都被揍得粉红才算罢休。

可是,粗暴狂野的虐待下,这个女人却小屄内淫水狂涌,在他的狠揍屁股之下先小高潮了一次。林海更是大骂浪货骚屄,一脚将其踹倒在地,命令其用硕大的奶子给自己乳交,接着就解开了她双臂的穴道。

被打得泪水涟涟,而且下体又湿又粘,内心已经接受了自己是淫贱的骚货的女人顺从听话的用大奶子夹住了林海粗硬的大鸡巴,认真用力的上下滑动起来。

“啊——啊——,为什么……我会……,感觉……啊——,啊哈嗯——。”一边为林海乳交着,一边她的性需求也在增加着,下体的淫水进一步增多,已经沾得两侧大腿根都是湿漉漉的了。“啊——哈啊——,这东西……好热,好烫啊,哼——嗯啊——好厉害,这么样的硬……”

林海看着她已经陷入淫贱骚荡中了,满意的点着头,看看差不多,也不可以收束精关,放开马眼,又浓又腥的精液直射而出,从大鸡巴里直射到她的头面部,头发上脸颊上鼻梁上都是。她惊叫一声“啊啊——哈啊——”,然后就卖骚的呻吟着:“好强——的力量……打得……好疼。”

“给我舔干净!”林海怒喝着把仍旧硬得铁棍钢条一般的大鸡巴猛的直插入她的嘴里边,狠狠的直顶到底,穿入喉咙,顶得她直接反胃欲呕。然后就狂暴粗野猛插猛干,狠奸爆肏头上还绑着布条带子的女巫萨满的小嘴儿。

“唔唔——呜呜唔——嗯嗯——哼嗯——哦……”被顶得直翻白眼儿的女巫一开始还不动,在林海狠掐了她乳头两把,并且怒喝指令道:“给我好好吸,用力舔,灵活运用舌头,认真的吸你主人我的大鸡巴!”后,才逐渐生涩的为林海口交起来。过不多时,林海尝了一下新鲜,就厌倦了她毫无技巧可言的口交。故意运用内力令自己提前射精,噗哧噗哧咕叽咕叽的突然猛射,毫无征兆可言,突然就直接窜进了她的口腔,直射得巫女,“唔唔嗯嗯嗯嗯——咿嗯嗯,呜哦哦,嗯嗯嗯——哼嗯——”的翻了白眼,精液直飞进她的喉咙,多余的部分顺着大鸡巴的根部涌出,沿着她的下巴和嘴角向下滴落流淌。

“该是时候开苞你了。”林海说罢就把女巫直接按倒,翻转过身去,拿手抬起她的屁股,毫无停顿的把还带着几滴精液和口水,却仍旧坚如精钢的大鸡巴狠狠肏进了她的处女嫩屄里边。

“呀呀!咿呀啊——好疼!不要!”才刚刚哭叫了几声,林海凶狠的巴掌直接打上屁股和后背,大声斥责她不许顶撞自己。随后的声音变成了可怜的哀求:“求求——求求你……主人,啊——!好疼!真的好疼!主人——您……的东西……”刚说到这里又被狠揍几掌,被教训说不许叫东西,要说主人的大鸡巴。“主人……主人的大鸡巴,实在……实在是太粗……太硬了,人家……啊……人家”“啪!啪!”几声殴打后,“小奴……小奴的……那里”“啪!啪!”殴打屁股的声音后,是林海的怒斥:“要叫小屄,小骚屄!”“啊……小奴的……小奴的小屄——啊!小骚屄,啊——啊啊——咿呀!实在是……太疼了,受不了——主人的……大鸡巴了。”

“是吗?那多肏一会儿就习惯了。”林海一边说着,一边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狂肏爆肏着她的处女小嫩屄,这个被奸的处女女巫的小屄真的非常紧,又紧又暖的感觉让林海一刻都不想拔出来,只想一直在里边干到最后,因此持续不断的猛烈抽插,狠狠干着这处女的嫩屄,下下全都顶到最深处的子宫颈上,干得初次承受大鸡巴肏干的她哀叫连连,呻吟不断,她的喊声几乎是时刻都在惨叫和浪叫中交织着。

到得一刻钟之后,她的小屄逐渐被从林海大鸡巴龟头马眼处泄露的极其细微的黄烟渗透完毕后,那本该在处女开苞后红肿几天的小屄,就已经能够承受林海那大大超出常人尺寸,简直比得上驴马的大鸡巴的肏弄了。淫水伴随着大鸡巴的肏进肏出,带着处女膜破裂的鲜血飞溅而出。她则是大声呻吟着:“嗯嗯——哼啊——,咿啊啊嗯哼嗯——,啊——,怎么会,怎么会……好舒服,变得……好舒服。啊,小骚屄……小骚屄里面,全都……全都被……被大鸡巴,给塞满了。啊——啊——,咿呀!好舒服……嗯太舒服了,怎么……怎么会……啊啊咿呀!嗯嗯——啊,还要……还要大鸡巴,肏得更深,啊啊咿呀啊!”

在林海连续不停,从不缓慢的狂干了半个时辰之后,她高声大喊着:“啊!啊!

啊咿呀!嗯嗯嗯嗯啊啊啊呀——要……要尿……要尿出来了……尿出来了啊!”然后就潮吹喷出了淫水和处女阴精。林海的大鸡巴全盘接受,并且也跟随着狂射出精液来,灌进她的小屄内部,直射进子宫里边。两者交汇融合,共同把那女巫给送上了极乐的巅峰,当场惨叫一声,昏迷了过去。

这边肏昏了女巫,那边还有个预备役呢。林海随手一挥,又凌空把还趴在水潭的岸边,刚刚苏醒过来的那蒙古女兵捉来,丢在自己跟前。双手一伸,就分开了她竭力抵抗,想要合拢的双腿。“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已是彻底软弱无力的她已无法避免被奸污,只能徒劳的摇头哀求着。

林海接下来随便就扯掉了她穿着的黑色下衣,其实只是比现代三角内裤略大一点的布片而已。跟着就俯身下去,舌头乱舔,手指伸入,直接攻击她暴露出来的小屄。

可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个衣着暴露的带甲女兵,居然还是个处女,伸进小屄的手指遭遇了处女膜的阻拦。

大为意外的林海更是大感兴趣,连连用舌头挑逗于她,把她的阴蒂弄得第一次脱出阴蒂包皮,变成小屄上方的一颗小珍珠。然后把她全身放平,捉走她挡住小屄的右手并点了穴道,然后又扯掉她的胸甲,把她挡在奶子跟前的左手移走,然后也点了穴道。发现她的奶子也并不小,虽然没有女巫那么惊人的尺寸,也是介乎于现代社会的C罩杯和D罩杯之间。

而基本脱光了她之后,林海就是双手齐上,揉搓捏弄,玩弄两侧的白嫩大奶子。

下边舌头嘴唇灵活出击,时而吸吮阴蒂,时而大口吸吮淫水,时而舌头钻进小屄入口处,来回探弄,直弄得这蒙古小处女“嗯嗯——哼哼,嗯啊,咿——嗯——哦——呀——,哼嗯嗯,哦哦,嗯咿呀,嗯嗯,啊。”的呻吟个不停,最后“啊啊啊啊啊——咿呀——啊啊啊啊啊——”的长叫一声,直接高潮了,淫水从下体的小屄狂喷而出,冲了林海一嘴。

看着这小处女高潮,林海再也忍受不了了。刚才干得女巫昏迷后稍软一些的大鸡巴,此时此刻已又硬得跟铁棒相似了。直接扶起蒙古小妞,翻过身去,从后边以奸母狗的姿势征服而入,直干得她惨叫连连,却丝毫不管不顾,仍旧粗暴猛干,大鸡巴上下翻飞的抽插着,处女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地面。可是小屄里的淫水却是越出越多,终于,用母语惨叫着“不行!不行了!不要!不要啊!”的蒙古小妞,开始呻吟浪叫起来。

她那两个雪白坚挺的奶子和两条辫稍栓了钢环饰物的麻花辫,伴随着每次前冲狠肏和后退抽出,都前后来回晃荡,看得林海淫心大盛,已是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又再粗了几分,在她一阵阵蒙古话和汉话混杂的“啊——啊——啊——啊——,已经……已经,不行了!不行了——!咿呀啊,不行了……不行了呀!咿呀,啊——啊,啊——嗯——啊——啊——,嗯嗯咿呀!尿了,要尿尿了!要尿尿了呀!”的高声呼喊,一股淫水带着处女阴精从子宫深处激流喷涌而出,林海自然是完全笑纳。

接着,还没射精的林海把高潮后已经完全无力,大奶子在地上擦来蹭去的蒙古小妞完全按在地上,只有雪白的屁股撅起略高,从上后方向下继续猛肏狂干,小女人的小屄已经被他的大鸡巴干得阴唇翻卷向外,完全红肿不堪,可是嘴里双语混合的浪叫呻吟却不绝于耳,“太舒服了!啊……不行了!咿呀,啊——啊——啊——,嗯——哦嗯——,哼——嗯,咿呀啊嗯——太舒服了,要……要死了,不行了……舒服得……要死了,完全不行了,要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她最后一声长叫呻吟,在林海大鸡巴的肏弄和淫性黄烟的刺激下,她又再一次的达到了绝顶的高潮。在这次高潮之后,她跟女巫一样昏迷过去,任凭林海的大鸡巴射出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灌满了她的子宫、阴道,最后在顺着她的小屄流淌出来,沾染的大腿根部和阴毛之上全是浓稠的白色精液……五天之后,在古国废墟里找到了大量金器,心中有了数的林海志得意满的带着两个已经被淫欲黄烟改造成淫荡骚货女奴的小妞顺着水道离开了山洞腹地。两女全身不着寸缕,面色潮红,浑身粉嫩,只知道依偎着林海卖骚邀宠。

三个月之后,建立了自己私人实力的林海亲自带人潜回山洞,把金器全部取出,之后徐徐变卖,以贴补自己准备成军的军费。

半年之后。已是一方霸主的林海在床上狠肏两个大着肚子的女奴,两个怀孕的女奴争相乞求恩宠,乳 口交和肛交,女上位的侍奉,肛门阴道双口换插的侍奉方式层出不穷,乐在其中的林海用这些床第之欢充分缓解了他每日殚精竭虑争霸天下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完】
  

推荐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