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临近中午,太阳当空照,高尔夫球场某处小溪旁的景象是格外的清晰,以至于蒋安邦再次回头望去的时候,那一幕幕深深地映入了他的心上,一切是那么的清晰明了——自己被绿了!

在溪水附近某块大岩石旁边,那名年轻的陌生男子左手搂着妻子的水蛇嫩腰,不安分的右手已的白色百褶短裙里面。配合着妻子的娇喘以及刚刚突破喉咙的呻吟,傻子也明白那只罪恶的右手在做些什么了。

此时此刻,蒋安邦的心态慢慢的发生了一丝变化……他想要当场走开,却又因为眼前的妻子,而不得不沉默。沉默意味着暂时的妥协,而蒋安邦一时间不太适应这种变化。

此刻,从侧面看去,青年男子的脸色并不和善,他那俊俏的脸颊绷得紧紧的,看着自家妻子的目光有些疯狂,里面好像压抑着一股炙热的欲望。

蒋安邦看到妻子有些不知所措的依靠在岩石旁边,干净精致的短裙紧紧贴在她的玉体上,让那曼妙无比的曲线暴露无遗,两条白藕般的长腿有些紧张的并在一起,白色桑蚕丝面料在沾上男人的口水之后简直跟透明一般,毫不费力就可以看到妻子胸前那两坨丰满的雪乳,以及顶端高高耸起的两点鲜红。

虽然距离不太近,但此刻蒋安邦清晰的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无限的小,小到眼前两人彼此双目对视都是鼻子碰鼻子,好似热恋中的情侣,有着无穷尽的欲望要宣泄一般。

看到眼里专注着彼此影子的两人,听着他们呼吸急促而又粗重,两股呼吸正在靠近,蒋安邦嫉妒了,嫉妒的欲火点燃了他的内心深处。

不知何时起,两人的双唇已经粘到了一起,双方疯狂追逐着对方的唇舌,相互向对方传递着津液,如饥似渴地纠缠着对方的舌尖,竭尽全力地索取对方口中的温暖。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又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这样的场景给了蒋安邦极大的冲击,男人的大手已经攀上了妻子那座雪峰,隔着真丝的衣料爱抚着里面那团嫩肉,哪怕远远伫立着,蒋安邦也能感觉到妻子的紧张,她那尖尖的指甲都要嵌入肉里了。

面对着安以行一米八三的身高,易知难还是努力把脚尖踮起得更高,双手抱起男人的头紧紧地按在了自己洁白光滑的脖颈上,微微皱起眉头,闭上双安,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发着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呈现出一种极为痛苦,极为难受的表情,与此同时,口中还反复念叨叫喊着「以行……以行……」此时的安以行正焦头烂额。一方面他正随着内心深处最为原始的欲望行动着,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顾及到女人的感受。以往,两人做爱到了极致的时候,眼前的娇美人会比较低落,兴许是因为对不起家里面的老公等等,但这却是他不得不考虑在内的因素,也是他的优势之一。

今天,安以行正在准备今天公司周报的材料,不到一会,接到在女人的来电,大意是让他来一趟,地点就是佘山会所。

听着电话里甚是低沉的语气,安以行想都不想,直接答应了。

到现在,安以行慢慢的回味出了些许不一样的东西出来。正当他思绪万千的时候,忽地觉得胸前凉飕飕的——女人将他的白衬衣给解开了。两人眼神刚刚对接上,易知难就低下了臻首,随即,他便感受到女人湿润的香舌的美妙之处。好一会儿,安以行才缓过来。紧接着,他在女人的脖颈上不停地啃着,那条湿润的舌头在女人洁白如玉的脖颈上舔舐着每一寸白嫩肌肤,好似上面抹了蜂蜜一样,让他如此如醉的用那条粗鲁莽撞的大舌头,不停地在上边反复来回。

随着安以行头部不断地用力,易知难被他顶的身体一下一下往后倾斜,最终抱着男人的头,一起倾倒在岩石上。易知难的依旧是闭着双眼,表情痛苦紧紧的抱着男人的头,始终舍不得松开。

倒下之后,安以行一只手仍然按在女人的胸前用力地揉搓,另一只手,则放在女人的白皙玉腿上,在大腿上舒服的摸了几下,就开始往上移动,然后伸入到了白色百褶连衣裙的内部,顺着光滑的肌肤,朝着女人大腿根部那个神秘的黑森林游去。

吱呀一声!从林间传来轻微声响,安以行双手略微停滞,下意识朝森林方向望了望,身下的女人反而因为过于投入竟没有任何警惕。

易知难轻轻推了推男人那陡然停滞的大手,羞涩地看向眼前的男人心里想到,莫不是又在打趣我?

刹那间,易知难又回到了刚刚那种感觉——那双令自己又爱又恨的粗糙大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开垦。

这时,蒋安邦看到岩石旁,男人已经将他那双脏手移到了妻子的两腿根部,在妻子的臀部,胯间,甚至是只属于自己的私密地带来回抚摸。

片刻后,他看到妻子松开了双手,一下子将男人推开。蒋安邦有些愕然,没看明白,似乎那男的也是傻傻地呆在那儿,蒋安邦侥幸想到,难道是妻子醒悟了吗?

可似乎又不对,妻子看向男人的眼神是那般含情脉脉,胸前两只饱满的小白兔随着她的喘息声不停地波荡起伏。在蒋安邦的注视下,两人对望了几秒,妻子便伸出了温柔洁白的玉手,放在了男人的腰前,主动去解男人裤子上的皮带!

没几下,男人的皮带就被妻子解开,妻子抓着男人的牛仔裤一直将它拉到了小腿肚上。

穿在男人身上那条黑色的四角裤衩顿时暴露在空气当中,裤衩正中间正冉冉升起雄性鲜明的特征。

蒋安邦看到妻子将她那温柔的双手放在了男人双腿间的那顶帐篷上,隔着男人身上的那条裤衩,开始抚摸着里面逐渐苏醒的巨兽。

妻子一边抚摸,一边抬头妩媚地看着男人的双眼。男人则轻轻靠近妻子的臻首,男人在其耳边细细私语,引得两人一阵嬉闹。

具体细说些什么,蒋安邦是无从得知,当然他也不想知道。

虽说佘山高尔夫球场平常人也不大多,但稍微靠近此处的人,必然会有所发现——此刻林间溪水旁的春意盎然。

蒋安邦很担心,妻子被外人看见总归是不大好的。在他还没有从巨大的打击中缓解出来之前,他也没折——如今,进不是,退也不行。

蒋安邦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不远处,此刻妻子抓着男人的胳膊,和男人换了一下位置,让男人背靠在岩石旁,然后妻子在男人面前蹲了下来。

老婆!你想干什么!你蹲在他腿下边要做什么?难道你是要……老婆,你收手吧,我求你了,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吗?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什么时候你变得如此人尽可夫了?蒋安邦头一回如此无助又绝望,在内心一遍又一遍对着妻子痛苦的呐喊……

老天爷并没有因为蒋安邦此刻的处境而有所动静,眼前的剧情依旧朝着他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着……

果不其然,妻子蹲下之后,丝毫没有犹豫,十分娴熟地将男人身上的那条黑色内裤给扒了下去。里面的那根巨物就像是脱缰的野马,瞬间跳了出来,远远望去,依旧醒目。

由于妻子离得太近,那根粗大的巨物跳出来的时候,差点打到妻子脸上,后者本能地把头往后扬了扬,闭着眼睛,两坨晕红悄然浮现两侧的脸颊。

真没想到安以行身材看起来瘦弱,那玩意竟然会这么粗又这么长,一时之间,蒋安邦有些担心妻子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那个肉茎出来之后,先是上下跳动了几下,等静止了之后,龟头笔直的呈现在妻子眼前,就像是在向妻子示威一样。

妻子似乎非常喜欢,对着男人的肉茎痴迷的看了好一会儿,伸出舌尖在肉茎前沿的龟头处轻轻舔了两下,接着抬起头,微笑着看了看男人的反应,貌似动作太轻,男人并没有什么感觉。

妻子竟然再次将高贵的头颅低下,将手中的紧握着的肉茎慢慢吞入口腔之中。

妻子的澶口逐渐被打开,顺延着男人黝黑的皮儿,率先将硕大的龟头尽数含入嘴中。不待男人有所反应,妻子继续向前推进,被妻子小嘴儿撸开的大肉茎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狰狞,凸出在表面的青筋一动一动,好似男人此刻激动的心情一般。

终于,在妻子再三尝试下,最终在男人肉茎的三分之二处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蒋安邦尽数看在眼里,他的双手早已合拢握拳,青筋暴起。

在此之前,他还曾幻想着,如果,如果妻子是被胁迫的,那么不管怎么样,他必然会出手!可是随着时间一点点逝去,尤其是刚刚妻子深喉之后,男人痛快地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呻吟,他就觉得自己被打败了,竟然就这么被打败了。

妻子好像是很想把他的肉茎全部含入嘴中,但是发现做不到,所以才停顿了好几秒,然后才慢慢把男人的肉茎吐了出来。

妻子已经为男人做了一个完整的口交动作。等到妻子吐出了他的肉茎,用力的喘了口气,这次并没有抬头看他,直接双手扶住男人臀部两侧,再次将他的肉茎含在了嘴里,头部也开始由慢到快,一前一后有节奏的对他的肉茎做起了活塞运动。

蒋安邦炯炯有神的双目失去了神采,慢慢地,他背靠在大树身后,尽量遮住自己的身影,不知是被他人看见,还是怕看见他人。

不知不觉中,噼噼啪啪的声音在溪间回荡着,那「嘤嘤呜呜」的低吟声虽然很小,但却是从那靓丽美人的澶口中发出,瞬间将蒋安邦的思绪拉回到当下。

他想回头看一看,却又觉得眼前的妻子甚是陌生,除了皮囊,他不知道哪里还像他平常那端庄贤惠的老婆了。蒋安邦不敢回头望去,他怕自己一怒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他不喜欢冲动,没人喜欢后悔。

就这样,他魂不守舍地胡思乱想着。

终于,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向着背离这对狗男女的方向,落荒而逃。

沿途,蒋安邦看见老熟人也从某个地方出来,旁边依旧是之前见到过的高挑女子,除了衣衫有些褶皱,白皙的脸颊染上晕红以外,丝毫看不出破绽。

不用看,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他却失去了调侃的心思,没有理会老林的招呼,朝着既定的方向独自走去。

【完】
  

推荐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