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绿绿的现实生活』

  2015年第一次我通过网络聊天室知道了SM,因为是新手所以乱闯,就随意地进入同性聊天室,里面都是一些熊奴、脚奴、厕奴和绿奴,但当时对男奴不感兴趣就只是聊聊天,听一些其他人的故事和经历,在这聊天室里面就遇到了一个黑龙江的绿奴老哥,他和妻子、绿主三个人同居已经有五六年之久了,刚开始绿主和他们俩同居的时候,孩子才两岁多一点,叫绿主叔叔,玩的时候他们三个人玩不会让孩子知道。

他一开始只是个普通奴,经历过三四次调教,被女主男主调教,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喜欢被男主调教,就开始寻觅各种男主,并且是现实的男主。

因为妻子怀孕的原因,他就喜欢一个人去酒吧喝酒然后和别人聊天,在酒吧喝酒的时候,绿主看他一个人 就端着杯子走过来喝了两杯,然后聊了聊天,绿主发现他有M属性就随口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有M属性,然后老哥就很坦诚的说了自己的情况,两人心照不宣的喝完酒,加了微信还有留了手机号。晚上聊了聊天,说说自己的兴趣爱好以及禁忌。

就这样,开始他的调教生涯,直到孩子将近一岁,从一开始的不喜欢厕奴到彻底的成为了一个无比顺从的奴,主人命令他做什么事情,他就可以做各种下贱的事情,并且对主人忠心耿耿,当然也拍了不少的调教照片和视频。

偶尔自己还会偷偷的戴着鸟笼上班并且拍照片让主人羞辱他。

绿主会在他妻子哺乳期的时候,让他拍他妻子的乳房给他看,并且让他对着妻子的乳房撸,或者是让他妻子穿上买的性感的睡衣,拍好看的照片发给绿主。其实他也清楚,绿主是想要他奉献他的妻子,因为调教的原因,也愿意将自己的妻子献给绿主。

他妻子怀孕前比较性冷淡对做爱不感冒,但怀孕之后性格就变得不一样了,有了小朋友以后更是一晚上三四次得不到满足,他其实也想看妻子再别的男人胯下承欢的样子。

因为怀孕之后还有小孩子出生之后,他一直对妻子不感兴趣并且经常有诡异的行为,于是妻子就翻看了他的手机,他妻子比较强势,也慢慢把他影响的有奴性,看了他的手机,知道了他是个奴并且在绿主面前十分下贱,其实妻子也能感觉到她老公的懦弱性格。

妻子并没有生气,而是冷静的和他说,要么离婚自己带着孩子,要么和绿主断绝关系做她的乖乖老公,其实这老哥对妻子很忠心也很爱她,结婚之后的表现妻子也看在眼里,妻子是知道的,所以这老哥就过了一天去找绿主,和绿主说了这个情况,然后说妻子知道了,想分开想断绝关系,但他从绿主表情上既没有失望也没有反感,而只是平静的让他把他妻子的微信给他,然后聊了聊天就让他离开了。

半个月之后,他妻子突然和他说,绿主邀请她去咖啡厅坐坐喝咖啡,并且也没经过他的同意就走了,他是后来通过妻子才知道,绿主加上妻子之后,和妻子说了 关于他当奴的事并且也给她看过调教的照片,她因为好奇感和新鲜感就一直聊,每天聊两三个小时,聊了半个多月左右,绿主就提出去咖啡厅坐坐聊聊天的想法,她推脱了一下就同意,毕竟她也想了解绿主的一些信息,从下午四点聊到晚上八点,回家之后,他问妻子什么情况,妻子说绿主人挺有魅力,控制欲望也挺强烈。至于绿主碰没碰她这件事,他也不清楚,只能把好奇心隐藏下来,然后就自己去房间陪孩子了。

过了两天,绿主邀请他们两个人去吃饭,想一起聊聊天叙叙旧。他就隐约知道绿主的想法了,心里也同意把妻子献给绿主,和妻子说打扮的漂亮一点要去见绿主,妻子知道之后回房间穿上了半身裙并且打扮的很性感,两人把孩子送回姥姥家,然后顺路接上了绿主,接上绿主之后,在副驾驶的妻子不停的和绿主聊天,而且很兴奋而且也很开心,他只能偶尔插几句,然后就静静地开车。

到达目的地之后,三个人心照不宣的点菜、上菜、喝酒、聊天,他看到妻子有点意思了,就和绿主还有妻子说,肚子不舒服,要去一趟厕所,妻子给闪开空隙然后拿着手机就去了厕所,回来的时候看到妻子坐在绿主一侧,绿主将手放在妻子的腿上来回抚摸,两个人聊的挺动情,妻子的脸也有点红润,妻子看到他回来就急忙把绿主的手拿开,并且想坐回原来的位置,绿主命令妻子坐下并且重新将手放在他妻子腿上。

他只是看了看妻子然后无奈的坐下。

妻子脸红了好一阵,然后就三个人继续吃饭、聊天,吃过饭之后绿主提议去电影院看电影,他和妻子没什么意见晚上孩子也住在姥姥家,于是就下楼提车,绿主拉着妻子的手坐在后排,在路上他通过后视镜看到绿主的手环绕着妻子的肩膀然后慢慢的攀向了双峰,他妻子因为哺乳期的原因,乳房很嫩也有弹性,绿主随口说了一句真舒服,妻子红着脸与他通过后视镜双目向望。他看到妻子的湿润又有点动情的眼睛,下身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他的妻子没有挣扎也反抗,任由绿主玩弄。他知道妻子也渴望这样被玩弄。

去电影院,绿主拉着他妻子的手,他跟在后面,看着他妻子腻在别的男人怀里,他下体又硬了,看电影的时候妻子想让他坐在中间,把绿主和妻子分隔开,结果绿主过来,让他去和妻子换一下位置,妻子看到了他听从命令又下贱的模样。

咯咯的笑了几下。

电影的开始之后,妻子的低喘声透过电影音效飘到他的耳朵里,他悄悄的瞄了一眼,看到绿主一只手把妻子揽在怀里,另一只手透过妻子的裙纱,上下晃动,妻子闭着双眼嘴唇微微张开,睫毛轻轻颤动,他的妻子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被男人爱抚过了,他想电影快点结束找一个没人的角落撸动他无法满足妻子的下体,但又不想结束,想听他妻子的低吟声,原来妻子被别的男人玩弄是这种愉悦的感觉。

到了电影后半段,妻子的手猛然的放在他的手上,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妻子的身体在剧烈颤动,这种颤抖前所未有,他知道妻子高潮了。

这是他妻子的第一次高潮。

他从来没有给过妻子这种感觉,空气中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味,妻子害羞的亲了亲他的手,然后将绿主的手从裙纱拿了出来,用她的舌尖认真的舔舐绿主的手,就像小女孩最后一根棒棒糖一样仔细、认真。

他知道今晚,妻子将不再属于他,将成为他主人的玩具。

未完待续……

……………………10.30…………………………

高潮之后,绿主和妻子安分多了,也没有继续互相迎合,可能彼此都知道,不差这一段时间,两人手拉这手看起来电影,过了一会,妻子用另一只手悄悄的放在他的大腿上,然后一点一点抚摸,试图去安慰他可怜的小弟弟。

刚才闻着荷尔蒙的味道,他就已经不由自主的硬了,被妻子随便一挑逗更是水深火热,妻子悄悄在他耳边说,安慰一下你,不要让下面难受,然后就用食指的指尖划过龟头,用拇指和食指指端的肉顽皮的捏了捏龟头。

他妻子真是个妖精,腿已经开始发软,身体也跟着不由自主的颤动,同时心里也在想,这条母狗,被绿主玩弄过就这么骚,平时从来不会主动安慰他。

一阵摩擦之后,下身颤动,妻子的手也沾满了白色的精液,妻子恶心的看着她的手,嘟囔了一句这么短的时间就解决了,然后回头和绿主又开起了玩笑,绿主随口说了一句,别浪费,妻子就听话的把手放在这老哥的嘴边,他盯着绿主的眼睛,狰狞了几秒,然后下贱的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清理妻子手指上的黏浊物。

你把他调教的真听话,他妻子对着绿主说了一句

绿主自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安静的看起了电影,妻子看见绿主没有反应,就失望的甩了甩手,把手从他的嘴里拿了出来,用卫生纸擦拭了一下。

他跟我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次看电影的经历,也是看的最不集中的一次,我想他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未完待续……

…………………………10.31………………
[额外话题 这个故事真的是我在网络聊天室,这老哥告诉我的,只是后期处理的情色了一点而已]

电影进入结尾,影院里响起周围观众的议论,绿主似乎看的津津有味,妻子像个小姑娘一样主动和绿主讨论起了电影的情节、画风,他心想 绿主的电影时间一半浪费在妻子的身体里了,怎么可能集中注意力的看电影,就随口问了一句,今晚去酒店还是回家住,老哥知道绿主是一个人住但调教奴是在酒店调教,妻子听了老哥的话抬头看向绿主,绿主也转头对视了妻子几秒,然后微微轻蔑的笑了一声,用低沉的声音说“今晚去酒店住,回家不方便”,声音像只潜伏的猛兽,又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让人无法回绝。

妻子的眼神也不加掩饰,原本的矜持所剩无几。

过了几秒,尾声响起,影院里的灯也跟着亮起,观众随即起身向出口涌去,因为订的座位在最后,也就不着急站起,讨论起了酒店的事情。

走出影院,一起去停车场准备提车去酒店,妻子问绿主打算住什么酒店,绿主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调教过你丈夫的酒店怎么样”,妻子呆滞的看了绿主几秒,又转头看了看老哥,红着脸低声嘟囔了几句,就继续跟着绿主走向汽车。

老哥看着妻子的模样,又被绿主话刺激到了愿意受屈辱的内心,下身微微一硬,可惜在影院里已经泄过了,只好无力的软下。

车辆开出商场出口,老哥问绿主,是去原来的那个酒店吗,绿主随即回复了一句,那个酒店隔音效果不错,床也很舒服,就那个酒店吧。

他的妻子在旁边出奇的安静,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绿主看着她在发呆,就用手捏了捏她的脸,问了一句,在想什么呢,妻子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我在想他被调教的样子”,说着夹了夹腿,绿主仿佛只看到了她的小动作,没在意她的话,把放在她腿上的右手向幽处摸去,妻子也没有挣扎。

“你湿了”绿主边探索边说着

“只是想象调教你丈夫的样子就湿了,不矜持”绿主继续挑逗着他的妻子。

妻子低着头,不挣扎,用鼻子轻吟了几声,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妻子的手还是乖乖的放在绿主的腿上,身体依旧被绿主蹂躏着,内心的绿帽情节就不假思索的喷涌而出,恨不得把车停下狠狠地撸一发,但是条件不允许,只能保持原来的车速,让绿主好好折磨妻子,让他妻子的本性完全的释放出来,像只母狗一样被别的男人玩弄、折腾。

“能不能别在这里啊,身体好难过”妻子受不了绿主的挑逗,忍不住说了出来。

“那你今晚留下来陪我”绿主依旧把手放在幽处没有拿出,嘴里轻声的说着,声音不大,但是车内太安静,三个人都听到了。

妻子看了老哥一眼,说“不行的,我男人还在这呢,你就想占有我”,绿主没说话,只是把手从裙纱内拿了出来,老哥看着妻子失望的眼神。

“今晚在这好好玩一会吧”老哥通过后视镜对着妻子说了一句。

说完这句话车内就再没了声音,绿主闭目休息,妻子和丈夫在思索着什么。

到达酒店的停车场,绿主下了车,率先去前台准备办订房的手续,老哥和妻子还在车里,他对妻子说“去试试吧,这么多年没怎么满足你,把你交给他我比较放心,他调教过我,也是我的主,他一开始就对你感兴趣”妻子没有说话,愣了几秒,然后这个强势的女人第一次盲目的点了点头,下了车。

他看着妻子揉捏自己的双手,低着头,用试探的步伐走向酒店大厅,待在绿主身边,像只可爱的小宠物,安静的站在绿主身边不吵不闹,跟着绿主办完手续,绿主看她走到身边,没说话只是抱了抱她 顺了顺她的头发然后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两个人拉着手,坐着室内电梯消失在视线里。

电梯门关闭之前,绿主看着车里的老哥,不经意的笑了笑,老哥知道,他们两人之后的生活都被绿主掌握和控制。

老哥和我说,他自己在车里点了根烟,然后又撸了一发。想象着妻子被他的主人征服的样子。

未完待续……

………………11.12………………
[说句心里话,不是我更新的慢,而是没人欣赏、评论,也就没有更新的动力了,最近也在忙别的事情,请各位老哥见谅]

那天正好是周六,也有借口将孩子放在父母家,开车回家之后,洗了洗澡,看着妻子发的微信,又无耻的硬了

“老公,他去洗澡了”“看着背影,感觉好刺激”“他说让我给他递浴巾,我看到了他的下面,好大啊”

骚货老婆,明显已经被绿主吸引到了,明天说不定被玩的没办法走路,还得让我去接她。

心里想着,顺便给妻子发起了语音聊天,他妻子稍微叙述了点从前台到客房的经历。

在大厅里绿主就趴在她耳旁吹气,耳廓里全是绿主湿润的气流,上面湿润下面就跟着湿润,就这样循环不停,妻子快要腿软的趴在绿主身上时,绿主轻声的问,是不是坚持不住了,然后用左手轻轻的抚摸了几下妻子裙子外的蕾丝,并且对着妻子说,坐电梯的时候要主动站在绿主前面。

妻子还在纳闷为什么要站在前面,就被绿主拉进了电梯,妻子现在绿主前面,绿主用好大的身躯挡住了电梯里的摄像头。

右手已经悄然的摸上了妻子穿丝袜的屁股,用食指和中指一点一点撬动妻子的裙摆,一点一点忘记探索,订的房间在15楼,伸到妻子的花心已经是在9楼了,10楼上来了一对夫妻,妻子和绿主依靠着电梯门正对的墙上。

惊讶的是,那一对夫妻上来之后,妻子并没有挣脱掉绿主的手,并且微微提了提臀,让绿主的手在里面更加畅快,绿主显然感觉到了妻子的所作所为,从原来的揉捏,变成了抽插和波动。

妻子描述到这就听到绿主说了一句,然后顺其自然的挂掉了电话,随后回复了一句“老公,我明天回去和你说过程,我要被别的男人玩弄去了。”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妻子给他发了一段视频,视频的内容是妻子披头散发赤裸的坐在绿主的身上,并用丰满的翘臀在绿主的双腿之间摩擦。隐约的看见妻子的下体森林已经和绿主的纠缠在了一起。

妻子的背部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相融,无助的张着唇齿,眼神迷离,声音低沉但清晰的听到妻子的嘟囔“爸爸,我不要了,求你饶了我吧”

这骚货老婆,昨晚不知道和绿主打了几炮,眼袋都有点青涩,早晨还有会主动爬到绿主身上,真是个淫乱无度的女人。

绿主没有说话,从视频里可以看出,绿主仅用一只手抚摸着妻子的乳头,另一只估计是在拍摄。

拍摄的时间不算长,只有三四分钟,但看样子已经玩了二十多分钟了,从妻子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绿主的肉棒已经插进妻子的花心,妻子不自主的就会颤动,已经开始说语无伦次的话语,显然是已经高潮过一次了。

在视频的最后,绿主随口说了一句“这算是今早把我口醒的奖励吧”,妻子抬头脸微微一红,又涣散的说了一句“真的好大,喉咙都含着疼”。

之后妻子又发来一段录音,听不出是昨晚还是今天的声音,只听到绿主和妻子的声音产生共鸣,绿主在低沉的喘息,而妻子则在放声的淫叫,有种撕裂般的快感,充斥在老哥心里。

录音的时间是十五分钟左右,从绿主的喘息到听到妻子的颤抖着说“我不行了,快给我吧,射在里面,我要给你生个孩子,让我的贱老公好好的犯贱一次。”说完听妻子的声音又是一段高亢。

然后就听到了绿主的低吼,之后声音就停了下来,随之录音也结束了。

老哥只和我说了录音结束,没和我说他当时的状态,不过我觉得,他也不行了。

………………11.20………………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妻子给他打电话说准备退房,老哥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主动驱车前往心里的目的地。

家距离酒店不算远,十五分钟的车程,老哥到达酒店停车场,点烟的手都激动的有些颤抖。

老哥在驾驶位上,看到绿主拉着妻子的手从酒店正门走出,也看到了妻子走路的姿势,心里是异样的感觉,幻想的空间已被全部占据,仅剩的兴奋在身体各处游走。

妻子看到了老哥驾驶的车辆,拽了拽绿主的手,绿主朝向妻子目光的方向盯了半秒,然后微微一笑,仿佛已经把车里的老哥看穿,之后露出不屑的笑容,老哥也是被调教彻底,看到绿主盯着他,顺势低下了脸庞。

绿主走到一半就停下来脚步,目送妻子回到老哥车上,妻子发觉绿主没有跟着她继续走,依依不舍的看了绿主一眼,然后抱了抱绿主,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车上。

老哥在车里将这些事情尽收眼底,心里也或许会想,这母狗妻子真的和自己匹配,自己一条公狗她一条被人操的母狗,当着丈夫的面和别的男人幽会厮守。

回到车上,妻子坐在副驾驶上,绿主接着转身回酒店顺便打了个电话,老哥准备发动汽车,妻子用手悄悄的摸上了老哥的大腿,说“老公,你是不是心满意足了。”

老哥问她玩的舒服吗,妻子悄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手继续向内探入,抚摸到老哥的裆部,然后对老哥说。

“老公,我的骚逼里还夹着主人的精液,现在还是温热的。”

老哥想都没想,就把汽车电源关掉,让妻子脱下了干爽的外裤以及湿润的内裤,俯身趴下。

我想是他的绿奴病又泛滥了,开始用嘴帮着妻子清洁那肮脏但对他来说是神圣的地方。
  

推荐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