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这是挣扎,这是你我的宿命】正章1-4和回忆录(前篇)(重口)作者:帝国末路』

  

这是挣扎,这是你我的宿命
  


作者:帝国末路
字数:8939


**绝对原创啊,只是为了书写心中假想的女神和猎奇的爱好***************************序

这是命运的捉弄。本该处于两条境界线上的我们,在那黑暗污浊之地,她冷
澈的眼,让我沉迷……

第一幕

我跟在那个女人身后,听她在炫耀、故作娇态。「这块地,都是我家族的,
那个老头挂我名下。你看怎么样?」就在昨天我还不认识她,今天却就像恋人一
般走在一起,但是只有我自己清楚自己的位置。

「所以啦,跟着我,你就不用挤人才市场了,我可喜欢阿哲了!」冷珊华忽
然跳过来,看似幸福满满地说,随即忽然变脸,她没能没藏住眼底的狠厉,「但
是你不许背叛我给你的「工作」,也必须听我的话,否则……」

哈,这是工作?就像那些走出大学校园就有名车豪墅的二奶小女生一样,在
求职场屡屡碰壁的我,也「被给予」一份类似的工作,并且我明白,要想不死得
很惨,就绝对不可以拒绝。

张哲心,我的名字,很普通一个毕业大学生,曾经满怀豪情要打拼一番事业,
最后只能用最少的钱在酒吧买醉。结果碰上这个女人。

她在酒吧靠近我,我自以为搭讪美女成功,却在醉意朦胧间反被她成功‘包
养’。昨天她说自己是那所豪华酒吧老板的女儿,但在这一路上的告诫中,我明
白到自己正在接触W市的黑暗。酒吧是她爸的小资产,而一个灰黑色势力所干的
事,这位冷家家主都在经营。那是一个狠辣的人,他紧紧咬住本市近一半的浑浊
资产,另一边则被华氏这一家族拥有。

「华氏快死透了,他们家主挂了,哈哈。现在被个小贱人管着,什么不会做
只知道勾引人。」我们进入一栋豪宅一样的房子,冷珊华一变走一边咬牙切齿着
「不提那贱人了。对了,阿哲啊,这是我们家一个办事处,很干净的,我在这挂
空职。诺,那是我办公室,感觉舒服吧。」说着我们来到一间大房间,里面宽大
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化妆品、杂志,我明白了冷珊华工作的意义。

「**的,一早上一骨子火气,我去撒撒火。阿哲你在这等着,一会我们好好
‘玩玩’。」说完,她丢下我,走进斜对角一个小房间,门紧紧关着。

站在办公室门前,我看见了办公桌旁的双人折叠床,忽然有些不舒服,左右
踱了两步,便听见从那扇小门传出的谈话声。

「叫你勾引我老公,贱人。怎么样,这里吃喝水平还不错吧?」这是冷珊华
的叫嚷声,可那「贱人」又是谁?

断断续续的应答声传来,也许是门板阻挡,也许是其主人相当虚弱,但却不
是一种安雅的沉静「冷小姐…那真的只是误会,我与你的男友是以…两个家族合
作事宜相约,……并不是所谓幽会。无心冒犯,请您…以大局为重。」我开始对
那声音的主人产生好奇。

「华烟薇,都几天了,还嘴硬!**的不愧是华氏的种,草!」冷珊华似乎歇
斯底里了,然后我似乎听到闷哼声,但身在此地,惹事不可,我悄悄回到那个办
公室,坐在双人床上。

没过多久,冷珊华回来了,近似运动了一番,她一边喷着香水,一边走过来
「阿哲真乖,来吧,我们好好玩玩~ 」没来有的,我一阵恶心,也许是因为香水
味的浓烈,也许是因为别的。

双人床很大,冷珊华在上面,脸上露出很爽的感觉,「哦~ 阿哲,很好哟!
怎么样,我漂亮吧?」老实说她长得不错,不然我昨天也不会看走眼,但现在我
一边应诺,一边注视着她腹下的赘肉,那刺鼻的香水,只觉得难受。

冷珊华玩得尽兴后,坐到办公桌前,开始抽烟煲电话粥。

「这里有厕所吗?」我竟然想躲出去。

「有啊有啊,就在我刚刚去的那个房间,别的都「坏」了,这里就剩那个「
厕所」了,你一定得好好「使用」!」冷珊华意味深长地笑着,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却不明白何意。

在前去洗手间的那几秒中,我一直在想:B社会都是把拘禁室设在厕所里的
吗?当推开门的时候,一股恶臭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昏黄的灯光下,我看到那唯一敞着门的隔间里,有一个女子趴俯在蹲坑上。

特制的金属管穿过她的四肢隙间,有绳子在她四肢和金属管间缠绕。深黑色
的长发从她弓起的背脊四散开,像黑绸一样。透过那发丝间,我看到女子瓷白精
致的肌肤……以及隐隐的道道伤痕。而那恶心的黄黑之物,像膏药一般粘在她身
上,破坏了所有美感。

女子似听到声响,但由于束缚的阻碍或是身体的虚弱,她艰难的抬起了头。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即使身披污秽,透过黑丝间的目光犹是冷静的,深沉
的。

那一天,是我和华烟薇的第一次相遇,我们的命运,由此开始纠缠在一起。

第二幕

「新来的?」眼前女子的声音没有了门板的阻碍,显得更为低醇,更加动听
迷人,那是低音提琴一般的声色。

「是的是的,」下意识的,这宛如跌入污浊深渊的女神的提问,我无法无视,
但随即愣住,「呃,你怎么知道?」她闭上眼,随即又睁开,昏黄的灯光更衬她
双眼的明澈。这位名叫华烟薇的女子,仿若陈述事实一般,沉默片刻,终是启开
那沾着污秽凝结的唇。

「因为……这里只有一间厕所。」

该死!你怎么不动下脑筋。我在心中暗骂自己,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没想
到。」

她似乎扯了扯唇角,笑了一下,看得却不真切,然后她蓄了点力动了一下。

由于虚弱的原因,她没有成功,又趴回便池上,第二次她终于抬起头「请便
吧!」然后她微张开嘴,静静地注视着我,眼里不带怨恨,平静中带着执念。

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受冷珊华摆布?」如此耀眼,不应
该是不屈于她人凌辱的存在吗?

「因为我被关在这里,」她笑了笑,随即轻哼一声,然后才答道「而我有不
得不活下去的理由。」

我这才注意到,随着她的动作,她背上的长发落于身体一侧,露出她莹玉的
身躯,而在她身上,那是鞭痕,不少污秽沾在上面,可能触及了她的楚痛。

「会感染的!」一瞬间,我脑袋一热,所有的谨慎和思虑都抛在脑后,我不
知道厕所里为何装一条细水管,但它已经足够了。我拿起华烟薇身旁的水管,打
开水阀,小心地向她身上浇去。

仿佛挣扎一般,她拽动脖上的绳子,她的眼神复杂而迷离,我不明白其中的
含义。她叫道「不要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你会害了所有人!」那是我第
一次听她大声说话,无言的威严扑面而来。随即她因力竭而低下头,再无变动,
只是低低喘息。

我犹豫了片刻,头脑清醒少许,但看着这女神一般的女子受苦的样子,我心
一横,继续帮她冲洗着身上的污秽,她没有再反抗。隐约间,我听到一声叹息,
但随即归于寂静。

我被眼前的美艳之景惊住了:所有的污秽被洗刷干净,亮黑色的长发紧紧贴
在她弓起的身体一侧,完美的身形,瓷白的肌肤,俏丽的脸额,以及那醉人的双
眼,连伤痕都添上异样的美感,我痴了。

「你该走了……你呆太长时间了。」她的声音依旧清冷,我有些恍惚,又些
落寞,感觉被拒绝了,但还是下意识推门出去,华烟薇的身影,深深印在我脑海
里。

「怎么这么长时间,跟那小贱人干什么了?」

「没……没有」我终于明白‘太长时间’的含义,我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自身难保。

「你在隐瞒什么?你感骗我?」冷珊华面色突变,她推开我,冷哼一声,向
那个小房间走去。不久,震怒地声音传来:「华烟薇,你有种!每个男人都被你
迷得神魂颠倒,为你干这干那,厉害啊!死老头不让破你* ,说不想事态因此倾
覆,**的,看我这么着!」我开始害怕,我开始担心,思绪很乱,但不知该想什
么。

当一声压抑不住的惨哼传来时,那「呜!……」的一声让我认识到自己犯下
的大错,我不禁开始打颤,我承认,我懦弱,我不敢做出救那个可怜女人的举动,
我宽慰,自己不认识她,在这块地,我再犯错,只会生不如死。

过了不知多久,冷珊华冷着脸回来了「还记得我刚说过什么吗?」

我无法克制的发抖:「对不起……我错了。」

「不要有下次哦~ 不然只有生不如死哟~ 张哲心」冷珊华忽然变脸,开始故
作姿态地微笑。真是个善变又可怕的女人。「朋友找我玩,我去下娱乐室,阿哲
乖乖呆着~ 」说完她转身向外走,还抛个媚眼,终于走了。

我呆呆坐了许久,直到心理趋于平静,我终于还是再三确认后,向华烟薇的
地狱走去。

在推开门的刹那,我开始后悔自己的拖延。那个始终默然冷静的女子,现在
极力弓着身子,发出低低的呻吟,她很痛苦。昏黄的灯光下,她莹白的小腹隆起,
那条不知作用的水管深深插在华烟薇的羞耻处,我看到隐隐的血迹,顺着她迷人
的双腿,缓缓留下,已近干涸……

第三幕

这一次,华烟薇没有抬起头。她似乎蠕动了一下,然后再次闷哼一声,开始
轻轻抽搐,肠道呻吟的声响从她的小腹传来「我……动不了,请自便,我……我
会收拾,呜!……」

我感觉好心疼,这就是‘害了所有人’么。「你不要紧吧?」我赶紧问到。

出乎意料的,她只是停顿一刻,然后微仰起头,我看到她在灯光下折射着微
光的细汗俏脸,以及那混乱而哀伤的眼「疼……厕所,受不了,啊!~ 」理智的
界限已经丧失了吗?

我犹豫一瞬,然后走上前「我来帮你。」

走近前,我越惊叹她的美丽,那弓着的瓷白色肌肤,那美腿上凝结的血迹有
着邪魅的美艳,那深深插入股间的水管,为华烟薇的美,添了最后一笔,我可耻
的兴奋了。

她没有反应,当我触碰她微凉的肌肤时,只能感到轻轻的抽搐,我开始往外
拔那水管时,抽搐和呻吟才变得剧烈,她没有再说话,我想她坚韧的精神已经被
肉体的摧残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水管的拔出带出一条晶莹的水线。她弓起的身躯将* 口完全地暴露,由于残
忍地摧残那粘着血迹的花口红肿着,它似乎再酝酿什么,然后响雷在便池上炸开。

那蕴含着这栋楼所有人排泄物的污秽,快速地沾在华烟薇身下的便池上,少
许落入下水道,更多地留了下来散发着剧烈的腥臭。她原本瓷白的双股,现在也
被棕黄色覆盖。华烟薇轻轻叫着,声音有欢愉,有楚痛,也有少许的娇羞,那是
属于她这样的妙龄女子的正常反应。声音与画面交融,一时间如人间胜景。

华烟薇的排泄持续了很久,从最初伴随着响雷的黄黑状物体喷吐而出,直到
后面的涓涓黄水顺着大腿缓缓流淌,她未曾言语,只是剧烈的喘息。直到我仔细
地为她洗净一切,消除痕迹之后,她才带着些许软弱地说:「对不起,还是把你
卷进来了。」

「没事」我受宠若惊「要是好了的话我就得走了,免得冷珊华找我。」说着
准备出去,我也有些忐忑,怕冷珊华发现蛛丝马迹。

「等等!」华烟薇却叫住我「麻烦……再把它……放回去。」她用头示意着
水管。那也是证据。

我犹豫一时,最后还是拿起水管,对着华烟薇的* 口轻轻地插入进去,我不
明白,自己为何会兴奋。华烟薇又苦痛地闷哼起来,纵使我插得再慢,饱经摧残
的* 口也忍受不了第二次侵犯。

「谢谢你……我会为求你做这一切而负责的。」她定定地看着我,随即闭上
了,再次俯在便池之上,似要休息。

其实这是我自愿的。出去的时候我这样想着。

冷珊华并没有回来,也许她在娱乐室玩爽了,我却不敢瞎走,因为她毕竟还
在这栋楼里。但当外面开始发生骚动,咒骂声,尖叫声,以及一声压抑着愤怒的
喊叫传来「Boss,你在哪里?!」我开始认识到,冷珊华不会回这间办公室
了。

很快,有脚步声经过,然后怒吼声传来「混蛋,华氏家主敢如此对待,欺人
太甚!」同时,两个凶神恶煞的人踢开门,把我赶了出来。

我艰难的回头,只能看到那抹雪白的倩影披着一件外衣,在似乎是忠诚下属
的搀扶下,逃离了那个深渊。人太多,我又被后面的人驱赶着,我看不请她的脸。

我还有一些人被赶到一间大的会客室,由于明面上是「干净「的办事处,基
本上人员都是女性,因而做不出武力反抗,故此华烟薇的人才能如此顺利地闯进
来吧。冷珊华在不远处坐着,周围是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大概就是她好友。她
冷着脸,似乎再咒骂。她看都未看我一眼,我不由的苦笑。

沉闷的气息许久才被打破,华烟薇缓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下属。由于
不知多长时间的摧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已经威严俱现,不复那污浊之地的
可怜模样,她穿着一件修身女装,头发却因无时间打理而落在一旁。

「* 的,华烟薇,你不想活了!」冷珊华站了起来,开始叫喊,下一刻,那
名刚刚搀扶华烟薇的男子咒骂一声,一耳光扇了过去。

这一下火药桶被点燃了,冷珊华楞了一下,然后开始咆哮「* 的,一个行将
就木的华氏也敢这样嚣张!敢打我,华烟薇你个贱人,看我再抓到你怎么死死折
磨你!」

「霍里」华烟薇用眼神制止了那男子,然后冷声说:「我为下属的鲁莽而抱
歉,但我们有些事「请教」在场诸位。」然后她冷笑一声「霍里,把其她人带到
「冰库」去,冷珊华小姐恭送到我们的会客室。」

被驱赶的人开始骚动,冷珊华仍在叫嚷反抗,我有些失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等一下」人群停止运动,我转过头,看着华烟薇,然后愣住了。

「那名男子,」华烟薇用略显柔和的目光看这我「我要他当我的秘书助理,
把他带到我办公室。」

我似乎看到那迷人的唇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第四幕(过渡)

我跟在那名被称作霍里的男子身后,在华烟薇的华氏总部穿行着,身边不时
擦身而过几名壮汉或是行色匆匆的文职人员,不由得感到紧张。

从刚才在华烟薇的车里开始,华烟薇沉默地坐在我旁坐,霍里在副驾驶同样
沉默。后来与华烟薇分开,我被霍里带着,却不知要去哪,他始终不说一句话。

终于,霍里停下脚步,我们进入了﹣﹣更衣室,我有些不解,身后却甩来一
件西服。「* 的,给Boss打工,别穿得跟牛郎似的。」霍里终于说出第一句
话。「老实点,不然小心我砍了你!」

我看向霍里,他长得很凶悍,一道伤痕穿过他下巴的微浓胡须,却并不是傻
狠的模样,他一定很精明能干,不然也不会成为她的嫡系下属。我不由得抖了一
下,开始思考到这来的正确性。

霍里啐了一口「软饭*.」他也许误会了,但是我不敢反驳。「Boss刚刚
进的房间就是她办公室,5分钟内过来。」说完他连看都懒的看我一眼,转身便
走了。

我换好了衣服,很快来到华烟薇办公室门前,却听见霍里的声音:「Bos
s!冷氏他们欺人太甚,把你弄成那样,为什么你还要忍!他* 的,来了个小鬼,
倒个歉就要接走冷珊华,你怎么就放人了?!」「霍里你还是像以前那样称我小
姐吧,」

这是华烟薇的声音,声色一如既往的冷清「我们必须得忍,与冷氏合作是我
们最好的出路了。」「为什么不跟他们拼个天昏地暗,你又不是不了解冷家那死
老鬼的狡诈,他可一直想吞掉我们的资产。」霍里还很激动。

华烟薇似乎沉默了一会,然后她的声音又传出「霍里,你很清楚,自从上代
家主﹣﹣我的父亲他去世后,牛鬼蛇神都在蠢蠢欲动,而我们在黑白两面的关系
网却逐一破裂。就在上个星期,我们的一家大酒店就遭遇突查。这是个信号,父
亲留下的人脉关系不稳了。与冷氏这W市另一巨头合作,甚至低头,都是我们不
得已的权宜之计。」我能听出华烟薇话语中的复杂情绪。

霍里似乎沉默了,于是我敲响了门。「进。」我走进华烟薇的办公室,看见
华烟薇坐在老板椅上,霍里站在她身边。似乎经过粗略的打扮,华烟薇的长发盘
在脑后,脸色竟有些许的红晕,在她瓷白的肤色上更显迷人。「好了,你先出去
吧,看看「冰库」里那群人「请教」得如何了,也算是给冷氏一点警告。」华烟
薇示意霍里出去,于是霍里向我走来,经过时冲我哼了一声,出去了。

华烟薇低下头,似乎在审阅几分报告,我看到她美丽的脖颈,却也看到那隐
隐的鞭痕。

她一直在看,我站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就在我快要神游天外时,华烟薇
说话了「你似乎被误会了?」「嗯……厄,身体还好吧。」软弱的男人被冷艳的
Boss带回来,下属正常情况应该都会想歪。

华烟薇抬起头,伸了个懒腰「我要你做我助理,一是我说过「我会负责的」,」

我看着眼前的美人,有些沉醉,等待着她的下话。「还记得我说的「不要做
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你会害了所有人!」吗?」她注视着她的手指,像在
自言自语「你跟过去的我太像了,软弱,却还自不量力。」我有些汗颜,却看到
她的眼神暗了暗,随即她转过脸,终于看向我,眼神中带了些柔和的暖意,她轻
轻笑了笑:「不说这些了,来吧,虽然我们查得到,但允许你先向新老板介绍你
自己。」

声音带着不经意的俏皮和二十多岁女子应有的活力。「厄,我叫张哲心,父
母已亡,我……」我的介绍中断了,因为华烟薇忽然一反常态地站了起来,她的
眼睛近似闪着光芒。「你叫张哲心吗,真奇怪,」这么说着,她却向我走来,脚
步却不稳。我看到她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美腿有些晃动,不由得感到奇怪。

终于,她走到我面前,神色似乎平复,她向我的头伸出手,我没有躲。后脑
一阵冰凉,我不清楚华烟薇到底要做什么。却在下一刻,软玉入怀。我听见她在
低咛「不会吧……」随即没了声响。

我抱着华烟薇,有些发愣,她似乎洗过头发,她的身上传来一阵暗香,那是
属于女子的幽香,无关香水,也不是沐浴露味道。明明被所在那恶臭之地那么长
时间,身披污秽,却也玷污不了她的韵味。过了好久,我才感觉到华烟薇身体的
滚烫温度,发现她脸上,那是不正常的红晕。

华烟薇,她病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把华烟薇送到就近的医院,才得知因为虚弱、发烧和情绪激动,她才陷
入昏迷,不是大病,却须安养。霍里要打发我走时,虚弱的华烟薇反常却开口让
我一人来看护她。我被霍里又鄙视了一次,最后还是拿到一个传呼器,说是一有
不对就要呼叫,然后终是走了。我和正平静的躺在床上的华烟薇都不知道,另一
场噩运,就要来临。

「都准备好了吗?」冷珊华一边修着美指,一边通着电话。「是的,都按您
吩咐的准备好了,小姐您想法真独特,保准到时候华氏那女娃屈辱至极。」这是
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似是管家「医院那边也有一个内应掉走了现场的盯梢,剩下
的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不过老爷似乎不满于您暴露了一个「种子」,您……」

电话被冷珊华挂断,然后她站了起来,露出恶质的笑。

华烟薇,你敢扇我一巴掌,看我不我玩死你!

回忆录前篇(不接正章,这是对情感的铺垫)

头好痛……身体好重……

我蠕动了下身体,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刚睁开的眼睛在昏暗的视线看不清事
物,全身上下似乎除了头发之外,都被一层棉状物体包裹在内。我似乎抱着一个
过于温暖的物体,下身的私密处,更似乎有一件炽热的短棍横贴在上面。接着,
我才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未知的恐惧让我止不住地发抖。

??那个……我说,你别动成吗?你不知道刚醒的男子汉会有很激动的时候
吗???一个男子,或是说男孩的声音从我脑侧传来,似乎有热气拂过我的耳垂,
让人感到发痒。瞳孔开始凝聚,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我发现包裹自己和自己抱
着的物体的是一件厚实的棉被,而我抱着的,竟然是一个17、18岁的男性!

??啊~~~ !呜。……??巨大的刺激一时无法接受,我情不自禁尖叫出声,
父亲说过的冷静,霍叔教的沉稳被我抛在了脑后,却在下一刻被眼前这男的用肩
膀堵住了嘴。

??喂喂,冷静点,别把绑匪,或者说是变态给召过来了??耳边又传来男
生的轻声话语??声明一下啊,这可不是我做的,虽然跟一位小美人耳朵贴耳朵,
身体贴身体,私处……咳咳,我就比你早醒一会。话说你别动了!男子汉可浑身
都是火气!??我试着移动一下臀部,然后感到那混蛋事物更热了,害怕之余,
我又感到有些羞恼。

(转视角)

我尽力侧过头,然后看着怀中少女美丽的侧脸,她应该跟我差不多大17、18
岁的女孩,她在面对如此诡异之境发泄之后竟然这么快冷静下来,实在了不起,
老实说我在初临此境时,要不是因为眼前这美景,也是害怕的瑟瑟发抖呢。少女
眼角还挂着泪花,在昏暗的光线下闪着晶莹的光芒,她的脸上有隐隐的红晕,那
是正常的娇羞表现,这才是一个普通女生该表现的!话说这小美人年龄不大,身
材不错啊,胸前有软软的两坨,要不是小伙伴被稀疏的* 刮过,我还无法判断她
的年龄呢……不能想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让小伙伴逃离那危险区。

??……变态!??耳边传来女孩的清音细语,一阵暗香从耳边的热气飘过,
我不由得汗颜。

??这……不是我的错!我又无法控制……总得先交换下称呼吧?叫我阿哲
吧!??我赶紧澄清,并努力转移她的注意力,和我的注意力……

女孩沉默了许久,久到我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耳边传来小声的回答??华
烟薇……??名字真好听。

??我观察过了,我们的双手分别从对方腋下穿过,并用绳子捆拢两胸也因
绳子而紧贴在一起,双腿分别被绳子分开绑在一起,??我尽量平静地陈叙,却
还是听到华烟薇和自己的呼吸变粗重??唯一例外的,……是我们下身……可以
小幅度移动,如果不是疏忽,那就是……别有用心了。至于最外面,你也可以看
到,一床棉被成单开口包裹……刚刚说的位置,……同样有绳子缠绕……话说你
家有仇家吗???我终是好奇地问到,叙述太暧昧了,我无法克制地激动。

耳边沉重的喘息变得轻缓,然后冷洌清冷的言语带着笑意在耳边响起??观
察很仔细,但我也有眼睛……阿哲。??一瞬间,要不是胸前软玉尚寸,我还以
为已经换了人??至于仇家,我不知道会是哪家。还有……你很冷静,为什么?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抱着的,真不是普通女孩。听到这宛如女魔头一样的少
女的问话,我索性一横心,破罐破摔道??我就一普通小百姓,没跟人结仇,当
初要不是在眼前目睹你被迷晕装箱,我也不会……再说发生什么我也不吃亏……
话说你家什么行业,黑帮头头?????是的。????啊?!??气氛变沉闷
了,将我从惊讶中唤醒的,是一声压抑的屁声。我用侧眼看到华烟薇脸上又浮现
出红晕,刚刚的气场丧失彻底,不由得想笑。但当小腹开始绞痛,一股热流涌向
肛门时,我意识到,事态已经无声中变得严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腹痛中时间变得漫长,久到我已经要精神涣散时,耳边传来软弱的低语:?
?我……我忍不住了!??坚强的女孩也受不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我微转过头,看到华烟薇的脸色已经苍白了,思量了片刻,我说到??我也
是……听我说,现在我放开控制……你跟着我来。????可是,你的……那个
还靠在我下面……??华烟薇犹豫片刻,终是说到。

??不管了,现在开始,3 、2 、1 !??说完,我彻底放松,然后感到被
后从下而上开始变热变湿潮。过了一会,我又感到小伙伴变得粘稠湿热,华烟薇
的地狱解放了,而下一刻,汹涌的水流冲刷而下,我感到双腿上的绳子湿透了,
并逐渐勒紧,下身变的既粘稠,又潮湿,棉被内全是温热的,污秽的恶臭还是扑
鼻而上。

??对……对不起!??我感到裸露在外的肩头划过点点水珠,华烟薇在抽
泣。

??没事,都说人有三急,哈哈。??我尽力安慰,正准备继续安慰,眼前
却突然一片刺白。

(转换视角)

眼前这自呼阿哲的男性幼稚地安慰着我,羞耻心却一点点平复,我感到心中
升起温暖,所以在刺白的光芒亮起时,我下意识抱紧了他。

我知道,该来的终要面对,而下一刻,熟悉的声音却响起:??怎么样?大
小姐,感觉舒服吧,看你们够亲热的。等会还有更棒的游戏呢。」

为什么……

Ps:为了防止重位视角混乱,我强调一下,视角分别是华烟薇、阿哲、华
烟薇(如果看错了那就是男男了……)
  

推荐人妻